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南海岩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关于创作《曙光》作品的一点心得体会

2011-03-28 16:05:0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南海岩
A-A+

  谈起创作首先想到的是它是否具有独创性,也就是它是否与时代的步伐相吻合,而今时代画家芸芸众生、百家齐鸣,都是在绞尽脑汁、挖空心思的去想怎样出新。其实想创新的对的,汉代杨雄有云:“若无新变,不以代雄”,但孰不知其背后有很大的学间,它是一种厚积博发的事情。一个画家和一个艺术家是有很大的区别的,艺术家的伟大包含的是它的博大,如以简代繁、以少胜多,这都它的精髓所在,同时它也符合了中国本土文化属性,是具有五千年传统文化的积淀而来,其中它诠释了中国儒、道、释三家在其中所产生的文明,以及赋予了人们怎样的精神内涵。想做一个一个优秀的艺术家,需要慢慢来,心态一定要平和。有句古话:“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会涓流无以成江河”。不怕慢,就怕站,每天进步一点点,循序渐进为好。只有把喜欢和爱好作为事业才能攻入骨子里。

  谈一例我的创作经历,如《曙光》的创作感想:

  我每年都去西藏采风写生,但每次和每次的感受都不一样,看在眼里提醒我紧握画笔去创作的是近些年来新时代下的新风貌,藏族同胞们点点滴滴的变化,如房子的翻盖、新型的汽车够入、网通的电脑、包括藏族姑娘们皮肤的变化、都是一种新时代下的新气象。我跟随藏民走了很多年,尤其是近些年的变化是触目惊心的,他们的汉语水平,都是在不断的提高。2008年的正月我到了甘南的拉卜楞寺,藏族小姑娘见了我直用港味的普通话跟我沟通。如此变化的西藏怎么不让我深思呢?恰逢十一界美展的到来,我突然就想到了这个题材,于是手拿《东方红》的藏族男女就在我的脑海有了一个概念。为什么要拿《东方红》呢?因为这是一幅红色经典的歌谱,其中写道:“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是人民的大救星”。这也符合时代的潮流,只有热爱党,热爱人民,这才是当今时代的好公民。另外,吃水不能忘挖井人。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抛头颅、洒热血给我们留下了甜蜜的生活,在是经过几代领导精竭力的奋斗,才使得中国飞速发展,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跻身于世界大国之列,中国这个名字更加响彻寰宇。这些都是赞美和弘扬的对象,所以等等一切的微笑都刻在了藏民的脸上。这是我创作的初衷。画好画,当然还是你自己本身背后的东西。

  既然是创作,我认为它本身就应该是深入的,创作的深刻放映的也就是越深刻,这是相辅相成的。何为深刻?这里讲的就多了,我觉得最直接的还是你本身的地基有多大,也就是说任何东西都要还原你自己,你的地基大,你盖的楼房也就越高,如果你的地基小盖高楼也回倒下来。所以儒家看来中国的音乐、舞蹈、武术、诗歌等等都是相通的。也就像我以前说过的,艺术是文化中的文化,它不是单纯偏面的。我们先来看一下传统,传统是什么?我觉得传统就是前人精神的传承。传统里留给后人的全是精髓,当然是否适合自己吸收,需要自己本身有敏锐的眼光来决定。我一直认为,只有精髓好的才可以流传。如唐诗宋词,这些都是可以吟唱的,而且还朗朗上口,其中意义令人深省的。所以这些就容易让人学习,好吸收。回到中国画身上也是如此,是好东西人们一定会记忆很深刻。学懂得越多,这是一个明理。

  看《曙光》作品里的线条,我采用的是以魏碑书法的感觉在描绘的。我平常喜欢练字,尤其喜欢北魏时期的作品,时常模之。在勾勒作品线条的同时,我有一丝心得就是:笔墨虽然很重要,但一定要根据画面来界定,可不是为了笔墨而笔墨,一定笔墨融入画面的精神面貌中,使其有一个完美和谐的整体。至于作品中的用墨,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那就是“书法”。学会加法是刻画画面深入的关键,只有如此用墨色才会深厚自然,使画面进入“虚”的境界。用色其实也是在用墨道理很简单,一定不要神秘化,用色比用墨复杂的多是因为色彩的对比和互补有大区别性,但最终协调美才是关键,这就要看自己的色感了。这些年来,我对色彩一直有着特殊的热爱和探究。这和我以前的经历有很大关系,在德州师专上学有过严格的训练。当时是在同一环境下表现早、中、晚三个时间段的同一事物,那时把这些画的色彩小卡片贴的满满一墙进行对比,看看哪一张能认出是早上的那一张是中午青岛参加水彩画讲习题年,那一张是晚上的。后来,到了师范当老师,学校派我去济南补习水彩,课堂上我的作品一直被作为批评对象,说我画的太干水伤不够不是水彩。当时我就有一想法就是画自己的感觉我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我认为是什么颜色我就画什么颜色,无论是水彩,还是用水粉,只要感觉对头画到我满意为止,这个个性一直延续到现在,我的绘画风格和这些有很大关系。这幅作品的构图,我采用的还是很传统的, 整体画面的下方深厚些,显得整幅作品有一股向上的气韵,这是一种感觉。顿悟艺术的感觉,是一个成功画家的条件。

  我的创作有很多人认为是油画,但细看起来是用中国的笔墨纸张来表现的。说实话,我的绘画确实西方的东西影响了我很多,无论是细部刻化,还是色彩认识,都取决于我对西方基础美术知识的学习。另外影响我最深的是西方的诸多大师们,如伦勃朗、费欣、米开朗罗、列宾、丢勒莫奈、雷诺阿等等,他们的作品对我的作品影响是深远的,而且是刻骨铭心的,包括到现在我也没有放弃过,时常在里面捕捉我所需要的东西,这是一种充电,为的是创造起来更顺手,把握色彩更准确,使其内容更丰富细腻。

  创作的形式是一种心性的使然,当时《曙光》作品的出现,就是我一直想要表现的形象。创作的难点是在协调画面上面,它是一个综合的整体,它不仅包含了笔墨的夸张,也充斥了色彩的平衡融合,以及构图的形式美感等等。我认为作品精神的出现背后还应该有浑然的东西,这中东西是看不透的,它是一种形而上的东西,里面存储若创作者的情感,在传统的文脉之上影射出一种难以名 状的产物,这些东西如满天雾,让人深思,让人遐想。这中浑然的感觉水在其中是至关重要的,如笔洗中的水是何种色调是说不清的,但用起来之后画面顿时就有神彩了,这就是洗笔水的奥妙,它中和了多中色彩之后就成了浑浑然,同时也为用新的墨色作了媒介,这也是我长时期用水的感受。“水至清则无鱼”,太清了画出的墨色 反而令感觉太生硬。本幅作品就是用此道理层层深入的,包括桌子,男藏民的袍子等等,都是用了这中办法来强化画面的。这样做的目的是使得气韵更加生动,墨色有了变化之后,中国画的精神风貌就会“活”起来,这种创作是有内涵的,它显得不会那么苍白。

  上述这些东西都是我创作的一些感想和随笔,其实作为艺术要有一份才气的同时就是虐诚,只有老老实实得去做,你的学间才会深,才会精。不是逸笔草草就好,也不是画一条长线你就是大家了,要想到在丰富笔墨语言的同时你的个人符号也就不断生成,它不是刻意的,是不经意间生成的。我在画《曙光》的当时,我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尽善尽美。我觉得画只有打动自己才可以打动别人。画是很难言表的,尤其是面对艺术,反言之画细了不一定就是完美好哦事,细应有变,粗也应有收,这里面有一个宗旨就是“大象无形、大音稀声”它是一种感觉,是宇宙万物中的一种表现,这种感觉是多方面培养的。有语言文化的凝练,笔墨色彩的认知,心手双畅的顿悟等等,这些都会通过笔墨跳跃在画面,是不是一张好画,需要自己慢慢品位,如品读有误就用心去体会,不到位时就深入,一定要做到“江郎才尽”为好,往往很多事就是这样,“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李可染先生说过:画面黑了就黑了画,浅了就浅了就浅了去创作,无约无束为好,如果不满意的画修改满意了,那么你的成绩就会更上一层。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南海岩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